美食归属权争议再起 荷兰人“偷走”非洲食品?

美食归属权争议再起 荷兰人“偷走”非洲食品?

20世纪80年代初,各种慈善组织积极呼吁援助埃塞俄比亚饥民,全球各地各机构的休息室里贴满了干旱地区的图片,图中儿童个个食不果腹、饥肠辘辘。这些图片的力量是很大的,即使到现在,也很难有人相信在西方世界里备受吹捧的下一种超级食物,竟然原产自埃塞俄比亚的土地上。
 
Image copyrightNEW ETHIOPIA TOURS
Image caption
苔麸在西方世界里备受吹捧,被称之为下一种超级食物(Credit: Credit: New Ethiopia Tours)
苔麸(teff)不含麸质,富含蛋白质、铁元素和纤维。这种谷物已经由埃塞俄比亚和邻国厄立特里亚的人民种植了2000余年。不论是在高地泥屋的餐桌上,还是首都亚的斯亚贝巴的高级餐厅里,人们都会把苔麸磨成粉末,然后制成埃塞俄比亚人的主食——英吉拉(injera)。制作英吉拉需要发酵,成品在形状上更像是煎饼。用英吉拉沾着荤素炖菜和汤汁吃是再适合不过的了。埃塞人的餐桌上,每天至少会出现一次英吉拉。
 
英吉拉口感像海绵一样,口味浓郁,我很快就和大多数游客一样爱上了这种食物。在埃塞俄比亚各地旅行时,我时不时就会在餐厅里点这道主食。端上来的时候,用的是一个很大的圆盘子,上面还会放一些各色配菜,例如扁豆、甘蓝、黄豆、羊肉、牛肉和鸡肉。食客自己把面饼切开,然后用手抓着吃,着实增加了趣味性。
 
英吉拉在埃塞俄比亚很受欢迎,但是苔麸面粉以及相关制品的制作工艺竟然被一家荷兰公司拥有了专利,这着实让人难以相信。
 
埃塞俄比亚“天使雕刻”的岩石教堂
图辑:埃塞俄比亚的"热锅"
埃塞俄比亚奇观:挂在树顶上的蜂箱
Image copyright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苔麸可以制做英吉拉。这是一种发酵食品,形状上更像是煎饼,很适合用来沾着荤素炖菜吃(Credit: Getty)
一切要从2003年开始说起。那时候,荷兰的农学家罗胜(Jans Roosjen)和埃塞俄比亚生物多样性保护研究所(Ethiopian Institute of Biodiversity Conservation)合作,为了研究和开发苔麸,有人给他寄了十几个品种的苔麸种子。四年后,欧盟专利局批准了罗胜所在公司——国际健康与高性能食品公司(Health and Performance Food International, HPFI)的一项专利请求。当时,罗胜过高估计了苔麸种子的市场潜能,最终公司破产,但他没有退出这个市场,仍然售卖苔麸制品。
 
今年,罗胜状告另一家荷兰公司,指控他们的含苔麸烘焙制品侵权,但最终他的专利被判在荷兰无效。此后,有关于苔麸的归属权争议成为了头条国际新闻。2019年2月申诉失效,很多埃塞俄比亚人都在社交媒体上欢呼,庆祝这一胜利。
 
埃塞俄比亚外交官阿雷加(Fitsum Arega)在推特上说,这是一个绝好的消息。他在推文中写道:“我希望大家能明白一件事,我们的国宝必须由国人和#埃塞俄比亚#的朋友们来守护。”
 
但是,罗胜的专利在欧洲其他地方仍被认可,因此这次战争还没有结束。二月,埃塞俄比亚司法部长策加耶(Berhanu Tsegaye)发布推文,说政府决心捍卫苔麸和埃塞俄比亚密不可分的关系。“政府已经请好律师,要在国际上坚决把苔麸的案子力争到底。”
 
中东美食:谁发明了鹰嘴豆泥?
为什么世上没有“超级食品”
日本天麸罗的真相让你大吃一惊
Image copyright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埃塞俄比亚和厄立特里亚人种植苔麸已经有2000余年的历史了(Credit: Getty)
埃塞俄比亚不得不保护其最珍贵的物产,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先前,星巴克盗用了三种上等咖啡的名称,该国只得与之抗争。2007年,经过激烈的会谈,星巴克这一全球最大的咖啡连锁店与埃塞俄比亚政府达成许可协议,允许星巴克出售和推广哈拉尔(Harrar)、西达摩(Sidamo)和耶加雪啡(Yirgacheffe)三种咖啡。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的一份报告显示,双方高调的纷争大大提升了埃塞俄比亚咖啡的价值。
 
本土作物专家瓦耶沙(Bula Wayessa)博士认为,荷兰的苔麸专利剥夺了数百万埃塞俄比亚农民的权利。他说:“发达国家市值百万的公司能够抹掉第三世界国家的文化,这就是全球权力关系的一种体现。全球法律体系的漏洞,使得有的私营公司,在没有经过彻底调查的情况下,也能够成功获批专利。对像埃塞俄比亚这样的发展中国家来说,造成的影响是巨大的。”
 
瓦耶沙博士在纽约州立大学新帕尔兹分校担任助理教授,他出生在奥罗米亚州(Oromia Regional State,埃塞俄比亚按民族划分的九个州之一)的一个农村家庭,家里种的作物就是苔麸。从小到大,瓦耶沙博士每天的两餐里都有英吉拉。不上课的时候,他自己也会帮着种植和收割。他说:“中饭和晚饭里如果没有英吉拉,我吃完了也还会觉得饿。”
 
澳门葡式蛋挞背后的神秘甜品师
寻找正宗的"不列颠"咖喱
“无麸质水”和其他荒谬的食品标签
Image copyright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苔麸不含麸质,富含蛋白质、铁元素和纤维(Credit: Getty)
2009年,瓦耶沙博士离开故乡,赴海外留学。此后,他曾多次回国开展研究。他说,苔麸不仅仅是一种作物,更是埃塞俄比亚的文化瑰宝。瓦耶沙博士说:“这个国家的土地上有超过80个民族,苔麸英吉拉就是所有人的身份标志。人们围在一起分享一盘英吉拉,这就是一幅社会关系图了。英吉拉是埃塞俄比亚本土食品技术的基础,也让人们重新体会到了社会身份和民族认同。”
 
苔麸的所有权到底花落谁家,这是全球新闻的热点。但是,新埃塞俄比亚之旅(New Ethiopia Tours)的运营主管梅莱斯(Sofonias Melese)表示,他因为在旅游行业工作才知道这件事,其他埃塞俄比亚人都不知道国际上有这样的争议。
 
苔麸是厨房的支柱
他说:“专利纷争让我很难过。苔麸是我们厨房的支柱。不论居住在哪个州、哪个部落的埃塞俄比亚人,每天都会吃苔麸——有时候一日三餐都是苔麸。”
 
梅莱斯很喜欢给来游玩的旅客介绍英吉拉。他说:“很多游客一开始会干吃英吉拉,我都能看到他们觉得酸的表情。我就会告诉他们,要就着埃塞俄比亚的辣瓦特(spicy wat,一种类似炖菜的食物)一同吃。他们就都挺喜欢这个味道的了。我还会告诉他们英吉拉不含麸质,且富含蛋白质和铁元素。他们就更喜欢了。”
 
Image copyright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一直到2019年2月,苔麸面粉以及相关制作工艺的专利都掌握在一家荷兰公司手中(Credit: Getty)
目前仍然不能明确具体的时间,但有考古学家认为,大约2000年前,埃塞俄比亚高地的居民便已经开始培育苔麸,而烘焙英吉拉的烤盘最早则可以追溯到2500年前。
 
莱昂斯(Diane Lyons)博士与人合著了《烤盘、烤箱和农业起源:埃塞俄比亚高地烘焙的民族考古学研究》(Griddles, Ovens, and Agricultural Origins: An Ethnoarchaeological Study of Bread Baking in Highland Ethiopia),她在埃塞俄比亚北部的提格雷州(Tigray)开展了广泛的研究。在这里,人们常用陶制的烤盘烘烤英吉拉,上菜时搭配的炖菜里会放肉类、蔬菜和豆子等。她说,苔麸的种子有红白两种。传统认为,白色的种子更有价值,是财富的象征。因此有贵客时会拿这种苔麸来招待。红色苔麸种子制成的英吉拉更加便宜,常见于家常菜中。
 
莱昂斯博士和瓦耶沙博士一直认为,全球需求的增长,导致如今城市中的贫民购买苔麸时有了经济压力。在提格雷州南部和北部,人们会将苔麸卖出,以换取市场上更加廉价、产量更大的作物,如大麦、小麦和高粱等。莱昂斯博士表示,用这些作物来制作英吉拉,既是 "营养流失",也是"痛失文化"。她补充道:“餐厅里制作英吉拉一般都是用苔麸做原料的,埃塞俄比亚一些高档的餐厅里更是如此。”
 
Image copyright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莱昂斯博士说:“他们有权从苔麸的营销中获益——对于自己的美食,埃塞俄比亚人是十分自豪的”(Credit: Getty)
莱昂斯博士表示,即使是一个局外人,她也认为将埃塞俄比亚的权利置于苔麸之下是十分不道德的。她说:“埃塞俄比亚并不发达,苔麸是埃塞人的先祖们培育出来的。他们有权从苔麸的营销中获益。对于自己的美食,埃塞俄比亚人是十分自豪的,他们理应自豪。埃塞人的食物确实美味,苔麸制成的英吉拉,是埃塞俄比亚最好的英吉拉。我真诚的希望,他们能够重新获得苔麸的‘绝对所有权’。”
 
我的埃塞俄比亚之旅持续了两周。从亚的斯亚贝巴到西米恩山脉(Simien Mountains),每天到餐厅里点餐的时候,我都会叫上一份苔麸。我们经过的时候,有很多吃苔麸长大的孩子会挥手追逐我们的车。我们还受一户农村家庭的邀请,参观了他们制作英吉拉的小厨房。为着这些热情好客的人,为了他们的未来,我不禁和莱昂斯博士有了同样的期望。
 
请访问 BBC Travel 阅读 英文原文。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