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辑:征服珠穆朗玛峰的科索沃女人

图辑:征服珠穆朗玛峰的科索沃女人

新成立的独立国家
科索沃通常被视为欧洲最年轻的国家。根据英国政府的记录,全球195个国家中仅有116个国家承认这个内陆国家的主权。1991年苏联(USSR)解体后,巴尔干(Balkans)地区爆发了数十年的种族冲突。2008年2月17日,科索沃宣布脱离塞尔维亚(Serbia)独立。
 
穆拉(Arineta Mula)出生于1988年,是四个兄弟姐妹中最小的一个,当时的世界正处在动荡不安中。科索沃的阿尔巴尼亚人(Albanians)和塞尔维亚人(Serbs)之间的冲突几乎没有停过,而且这些冲突往往是致命的。她在南斯拉夫战争(Yugoslav Wars)时期长大,这一系列战争通常被视为二战以来欧洲伤亡最大的冲突。
 
珠穆朗玛峰的登山客和他们的垃圾
触目惊心!珠峰之上死尸遍野的严酷现实
至今仍然高度成謎的山峰
Image copyrightALEKSANDAR MANASIEV
到达山顶
尽管面临着难以想象的挑战,穆拉还是征服了一座座世界高峰,包括2017年登上的珠穆朗玛峰。她18岁离开家乡佩奇(Peja),前往普里什蒂纳大学(University of Pristina)学习政治学。后来,她很偶然地成为了巴尔干地区最知名的登山运动员之一。
 
在科索沃首都生活期间,她开始了徒步运动。“我以前从来没试过,”穆拉说:“但是一个朋友建议我们去徒步,我同意了。它很快深深吸引了我。从第一次徒步开始,每个周末我都会去爬科索沃的一座山。”
 
美国登山界的第一家庭
这是世界上第一个能量棒吗?
英国最高峰的秘史
Image copyrightALEKSANDAR MANASIEV
偶然成为的登山运动员
然而,穆拉的本意并不是成为一名登山运动员。像周围的许多巴尔干国家,包括塞尔维亚、黑山(Montenegro)、阿尔巴尼亚(Albania)和北马其顿共和国(Republic of North Macedonia)一样,在科索沃,妇女往往遵循传统的女性角色,留在家里,不去工作。根据世界银行(World Bank)的数据,科索沃只有18%的女性从事有偿工作。
 
但穆拉有不同的想法。在她出生之前,她的父亲去了瑞士(Switzerland)找工作,18年来只是偶尔回家探望,留下她的母亲独自在佩奇照顾家庭。在这个饱受战争蹂躏的国家,母亲的艰辛给穆拉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我感觉她一直在奋斗,”这位30岁的登山家说。“有时候我觉得我也一直在奋斗。”
 
Image copyrightALEKSANDAR MANASIEV
被迫离家
1999年3月,10岁的穆拉和她的母亲、兄弟姐妹,以及其他数百名阿尔巴尼亚人一起,被塞尔维亚士兵赶出家门,送到佩奇的中心广场,他们希望在那里登上一辆卡车,前往相对安全的黑山。但他们没能上车,而是被送到了佩奇的体育馆。
 
“我记得我们进去时,那里有很浓的汽油味,”穆拉回忆说。“我听到人们说,‘他们要把我们烧死在里面。’我们就这样待在屋里,直到第二天早上他们放我们出来。”穆拉说,她记得听说如果塞尔维亚人不释放科索沃的阿尔巴尼亚人,北约(Nato)就威胁要轰炸贝尔格莱德(Belgrade)。1999年3月24日,北约开始对南斯拉夫发动空袭。
 
Image copyrightALEKSANDAR MANASIEV
新的开始
据人权观察(Human Rights Watch)组织称,佩奇80%的房屋在科索沃战争中受损或被毁,其中包括穆拉的家。尽管经历了许多艰难困苦,穆拉和她的家人还是坚持了下来。2005年,穆拉的父亲回到家中,他的遗愿是让穆拉上大学。
 
穆拉说,父亲告诉母亲:“‘永远不要阻止她做自己梦想的事情。给她钱让她去普里什蒂纳(Pristina)学习。’所以我是家里唯一一个没有在佩奇当地学习的孩子。”在普里什蒂纳,穆拉不仅拿到了学位,毕业后也开始工作,她还开始徒步探索祖国的群山。到2015年,她开始把目光投向巴尔干半岛以外的地区,寻找挑战,其中包括西欧最高峰勃朗峰(Mont Blanc)。
 
Image copyrightALEKSANDAR MANASIEV
登顶珠峰
当科索沃开始挑选第一支登顶珠穆朗玛峰的队伍时,穆拉四处游说,希望能有机会加入全是男性登山者的队伍。尽管有来自其他徒步旅行者的偏见和抵制,她仍然坚持为自己在团队中赢得了一席之地。
 
“女性在珠峰被区别对待,”她说。“当地的夏尔巴人(sherpa)总是不理我,却听我的男性同伴的话。我认为这不是故意的。攀登珠峰的女性比男性少得多。”
 
当她回到科索沃,这种偏见依然存在。“人们会做出一些愚蠢的评论,比如‘做得好,但你很幸运,有个男人帮你’,”她说。“我很努力。每个人都一样。但在2017年5月22日,当我作为第一个登上珠峰的科索沃团队成员成功登顶时,我是靠自己的努力做到的。”
 
神奇登山女
登顶珠峰之后,穆拉更加坚定地想要证明,人们应该像对待男性一样来对待女性登山运动员。2017年8月,她自己组织了登山活动,通过瑞士阿尔卑斯山(Swiss Alps)的米特勒吉(Mittellegi)山脊登上了艾格峰(Eiger)。她的团队只用了两天就完成了徒步攀登,她的男向导很震惊,称赞她是个天生的登山者。
 
之后,她又带领全女子登山队在尼泊尔(Nepal)攀登了6812米的阿玛达布朗峰(Ama Dablam)。“这是一次艰难的、技术性的攀登,”穆拉说。“令人兴奋的是,队伍里还有另外5名女性,分别来自美国和瑞典。在一个以男性为主导的环境中,我第一次感到如此坦然。”
 
这段徒步通常需要4周时间来完成,而穆拉只用了8天。
 
穆拉说:“向他人——也向我自己证明,没有来自祖国的男性搭档,我也能做到这些事,这种感觉很好。”
 
Image copyrightALEKSANDAR MANASIEV
明星向导
巴尔干自然探险公司(Balkan Natural Adventure)的联合创始人加卡弗里(Virtyt Gacaferri)和克拉斯尼奇(Nol Krasniqi)都是佩奇当地人。随着穆拉的名气越来越大,他们找到穆拉,想让她担任他们户外探险公司的向导。这家公司带领游客穿越巴尔干之巅(Peaks of the Balkans),这座山峰跨越了科索沃、阿尔巴尼亚和黑山的边境。
 
加卡弗里曾是一名记者,在科索沃战争期间为西方记者服务。他认为经济发展是防止巴尔干半岛未来战争的关键。因此他离开了新闻业,创建了一家公司,专注于推广阿尔巴尼亚阿尔卑斯山(Albanian Alps)的旅游。
 
“我已经知道穆拉的大名了,因为她是科索沃的体育明星,”加卡弗里说。“在登上珠穆朗玛峰之后,她的登山能力是毋庸置疑的。”
 
Image copyrightALEKSANDAR MANASIEV
变化中的世界
2018年,穆拉加入了巴尔干自然探险公司的向导团队,带领游客徒步穿越巴尔干半岛。“在科索沃,我们的性别平等还有很大的改善空间,”加卡弗里说。“我们认为,穆拉的加入将有助于让我们的国家和其他女性获得动力,追逐她们的梦想。”
 
穆拉说,她并不是唯一一位带领人们徒步穿越巴尔干之巅的女性,“但女性向导并不多,”她补充说,她的客户经常惊讶地发现,这位带领他们在巴尔干半岛徒步的人,曾经登上过珠穆朗玛峰。“我的经历让我有了可信度,”穆拉说。“通过我的行动,我正在消除社会上存在的偏见……也许还有我自己的偏见。”
 
Image copyrightALEKSANDAR MANASIEV
两国支持
如今,科索沃政府利用穆拉的名气大肆宣传,经常赞助她登山;而阿尔巴尼亚为她提供了护照,可以前往不承认科索沃主权的国家。两国都向她赠送了国旗,请她携带。
 
2018年8月,穆拉登上了海拔5642米的埃尔布鲁斯山(Mount Elbrus),这是欧洲最高峰,位于俄罗斯高加索山脉(Caucasus Mountains)。她仅用了3天时间就独自爬上了那座山。几周后,她征服了印度尼西亚(Indonesia)的查亚峰(Carstensz Pyramid), 这样距离她登上七大洲最高峰(Seven Summits)的目标还差两座。
 
Image copyrightALEKSANDAR MANASIEV
快乐自在
在巴尔干半岛的山峰上,穆拉是最自在的。无论是在阿尔巴尼亚的标志性山村泰斯(Theth),还是在荒凉、没有树木的多波多(Doberdol)山顶,她在每一家旅馆都受到热情的欢迎。
 
穆拉认为,是父亲让她上了大学(并最终成为一名登山运动员),而是母亲给了她力量。“她的生活中有许多困难,”穆拉说,是母亲教她如何在艰难时刻坚持下去。
 
“今天我可以说,女性在科索沃的地位比以前好多了,”穆拉补充说。“我们拥有了更多的权利;我们在追逐我们的梦想;我们可以做我们想做的事情。过去和现在的几代人都有一个共同之处——当我们面临挑战时,都有这种与生俱来的内在力量。”
 
请访问 BBC Travel 阅读 英文原文。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