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外长会见黄之锋中共抗议 谁损害了谁的主权?

德外长会见黄之锋中共抗议 谁损害了谁的主权? https://www.aboluowang.com/2019/0912/1341604.html
 

 
9月9日晚间的《图片报》酒会上,德国外长马斯与黄之锋短暂交谈(路透社)
 
德国外长马斯与香港示威运动代表人物黄之锋见面后引发的德中口水战,周三又有了新进展:德国驻京大使被中共外交部召见。中国驻德大使吴恳则表示,中方有确凿的证据指出,境外势力介入了香港的示威运动。
 
中国大使吴恳周三(9月11日)在柏林披露,德国驻华大使已经被中共外交部正式召见,原因就是德国外长马斯与黄之锋在周一的见面。吴恳对媒体表示,中方向德国大使表达了强烈不满和坚决反对。他还指出,马斯等德国政界人士与黄之锋的会面,将对中德双边关系构成负面影响;“中方此前已经一再要求德方不允许黄之锋入境”。吴恳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还指出,中国中央政府对香港特区政府履行职责抱有信心;“越来越多的事实表明,某些极端分子在民主的外衣下掩藏了破坏法治、破坏社会秩序、破坏一国两制的真面目。”
 
香港众志秘书长、示威运动代表人物黄之锋周一(9月9日)晚间在柏林联邦议会的屋顶餐厅出席德国媒体《图片报》酒会活动时与德国外长马斯(Heiko Maas)见面,谈论到香港街头示威的情形,及香港人民希望争取双普选与民主的诉求。此后几天的行程中,黄之锋还与多名联邦议员会面。
 
中国驻德大使馆周三早些时候也就马斯与黄之锋的会面发表了发表声明,指责黄之锋为“香港分裂头目”,“鼓吹香港独立”;认为“德方允许黄之锋这样的分裂分子入境,纵容其利用德领土从事反华分裂活动,德外长马斯等个别政客公然同黄接触,媒体也借机鼓噪作秀,向外界发出了错误信号,这与德政府支持一国两制、反对暴力的立场相悖,也不利于香港局势稳定。……希望德政府和各界多做有利于中德关系发展的事,而非破坏之事。”
 
黄之锋本人在周二(9月10日)接受德国之声电视采访时则强调,“高度认同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示威运动各项诉求中最重要的一条其实是要求真正的特首普选与立法会普选。
 
德方强调“正常行为”
 
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周二的新闻发布会上已经谴责了德国外长马斯与黄之锋见面。她说:“中方对德方允许香港分裂分子入境,并且从事反华分裂活动,以及德国外长马斯公然同这样的人接触,表示强烈不满和坚决反对。中方已经向德方提出严正交涉。”她再次强调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谴责“个别德国的媒体和政客企图借反华分裂分子蹭热度、博眼球、作政治秀”。华春莹还说,默克尔上周五访华时“明确表示支持一国两制,反对暴力。我们不禁要问,德方此时允许黄之锋到德国活动,并且同马斯外长接触意欲何为?”她呼吁德国外长“做有利于中德关系发展的事情,而不是中德关系的破坏者”。
 
德国外交部则立即驳斥了中方的批评,强调外长与各国公民社会的代表会晤是正常行为。外长马斯本人则强调,德国政府始终支持言论自由。
 
黄之锋将香港比作西柏林
 
在周一晚间的酒会上,黄之锋还表示,香港示威者绝不会因为香港政府宣布正式撤除逃犯条例修正草案,就此结束长达三个月的抗争。他说:“如果现在是新冷战时期的话,那么香港就是新的(西)柏林”,是自由世界在专制中国里的桥头堡。
 
他也呼吁西方民主国家与香港示威者站在同一阵线,抵抗中国的专制政权。他也形容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并非“总统”,而是一个“皇帝”。此外,黄之锋也说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宣布撤回条例的做法,只不过是希望在中国10月1日国庆前,平息香港社会中的纷扰。但他也重申,示威者会尽全力迫使香港政府为他们在过去三个月内所作出违反人权的事情负责。
 
此前,黄之锋在接受《图片报》采访时曾批评默克尔总理在访问北京时对香港问题的表态“不够直接”。他认为,默克尔本应当对示威者“双普选”的诉求表达明确支持。
 
德国联邦政府发言人则表示,黄之锋在德国期间,默克尔总理没有与之会晤的计划。
 
德语媒体:谁损害了谁的主权?
 
德国外长马斯与香港民主运动代表人物黄之锋在柏林的一场社交酒会上短暂交谈,引致中共外交部的抗议。《法兰克福汇报》指出,北京指责德国不尊重中国主权,这其实是在干涉德国的主权。《图片报》认为,这一切都说明,中国价值观与德国所代表的价值观根本不相容。
 
中共外交部谴责“个别德国媒体及政客借反华分子作秀”,德国外交部则强调会见各国公民社会代表为外长的份内事。这位香港示威运动代表人物周一晚间还在柏林表示,香港就好比冷战时期的西柏林。
 
《法兰克福汇报》以“堪比勃列日涅夫?”为题,刊发评论指出,北京想要规定,德国外长可以会见谁、不可以会见谁。作者认为,要是中国的这种颐指气使不会造成实质性威胁的话,德国本可以对中方的抗议泰然置之,但是现实很可能是另外一番模样。
 
“还有人记得勃列日涅夫吗?这位苏联领导人60年代创立了一套以他名字命名的学说,认为东欧阵营内的国家只有'有限主权'。今天的中国万分重视其自己的主权,但是在涉及其他国家主权时,中国的态度却又不是这样。比如,北京现在就想要规定,德国外长可以见谁、不可以见谁。中方以命令式的口吻向外长马斯说,与黄之锋的见面是'对中国主权的不尊重'。多年前,德国总理默克尔会见达赖喇嘛后,也曾听到中方的类似回应。”
 
“要是中国的这种颐指气使的姿态不会构成实质性的威胁,我们尽可以泰然地看待这一切。不过,默克尔总理之后再也没有和达赖喇嘛见过面。这种局面,如今是否会在香港问题上重演?若真如此,那么就意味着勃列日涅夫的'有限主权论'复活。”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